折翼鲲

记忆【二】

       在寂静的夜晚,一些都好似是那么的和平与安静,但俗话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所以,今天的夜并不平静,尤其是在博物馆内。

       夙夙的冷风吹响了绝望的交响乐,静谧的也好似死神的镰刀,无情的收割着众人的生命。

     “出现了!”一名警官将枪指向了一个阴影处大喊。

     “噤声!放下你手中的枪,别打草惊蛇!”Racius皱眉,手中的枪已经上膛。

     “呵。”一声冷哼从无情的夜里传来,让众人都绷紧了神经,等待着“他”的来临。然而他的来临总会伴随着生命的消逝。

     “不必装神弄鬼,出来便是。”Racius站了出来,表情冷淡。

     “啪啪啪”掌声从阴影处传来,“有勇气。想你们这些已经追踪我长达快一年的人一定会知道我是一个很爱玩的人吧。那么,游戏开始喽。”

       场景瞬间的转换让众人有一些恍惚,但他们还是很快地镇定下来,没有自乱阵脚。

     “欢迎来到我的游戏世界,在这里你们将会体现不同的感觉,最后,死亡!”

     “你又何必殃及他人?你的目标不就只有我一个人,而我已经在这里了!”Racius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走出部队,向周围大喊。

     “你是想要自己一人担负?这责任心可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呐……”冰冷的男声愈来愈近。

     “我知道你恨我,你放了他们,我,随你处置。”Racius丢掉手中的枪,卸去身上的装备。

     “这样么……”男声的主人终于出现,男子穿着黑色的斗篷,碎发遮住眼眸,英俊的脸庞非常苍白。

     “你,终于肯出来了吗?Karel。”Racius的语气不平淡了,上前一步,“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有些难以置信地问。

     “为什么?你居然好意思的问我为什么?”Karel仰天大笑,笑声中透出一丝丝悲凉,“我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理由你会不清楚吗?还不都是因为你!”

     “……”Racius沉默了,静静地看着Karel。

      Karel看着沉默的Racius,自嘲地笑了,“他们都说年轻的少将Racius是个天才,我看也不过如此。你外出去寻找资源,结果一去就去了5年,一点音讯都没有,我以为你遇险了,结果听到你成了天才的上将,我当时是多么的开心,为你高兴,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可真傻,我去军部找你而你却将我冷嘲热讽一顿后把我赶了回来。呵,Racius你可真是一个‵天才′啊。”Karel冰冷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经历,“来吧,Racius!这场游戏,这场以生命为赌注的游戏,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Racius看着Karel,良久没有说话,最后淡淡地开口。“一定要这样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没错,生命的游戏,最后给你纠正一个错误,这场游戏的最后结果是‵你死′,而不是‵我亡′。”

     “是吗?既然是游戏,那么就一定会有规则,告诉我,胜利的规则。”

     “胜利?你在开玩笑吗?你在中途说不定就死了,还想着要胜利?你既然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胜利的条件是在游戏中找到全部的自己,每一场游戏都有时间限定,时间到了没有找到或在游戏中就死亡你都会在现实中死去,你要是能都做到,那你就胜利了,你就可以活下去。诱惑很大吧,那么现在,真正的游戏,开始!”

       Karel一掀斗篷,消失在夜色中,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有那凭空出现的倒计时提醒着Racius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Racius望着那鲜红的倒计时,心中不禁有些刺痛,但他不明白这刺痛是从何而来,或许是为Karel而悲哀吧,他说不准,也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怎么会?

———————————————————————————————

       在次声明一下,这篇文章是和朋友一块写的,百度贴吧和微博上应该也是有的,那是我朋友发的。

       嘻嘻~第一次写这种文章,可能还会有些不好,求支持,求评论,希望我能写的再好点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