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鲲

Story

       在一个名叫赛尔凡多的小镇里,有一家花店,花店的店面不大,但却非常温馨,店前的院子里有着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店内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清新、自然,名字叫“Nature”。

       花店的其中一位主人有着翡翠一般明亮的双眸的青年,棕色的头发,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待人也非常友善。他的名字叫安迷修。

       花店里鲜少有客人,但今天来了一位小姑娘。

     “叮铃”小姑娘推开花店的门,走进去看到了满屋的花,不禁呆了一下。

     “欢迎光临。”安迷修的声音突然响起。

     “呀!”小姑娘被吓了一跳,转头看见了安迷修。

     “你好,这位小姐,请问你要买花吗?”

     “啊,你好,我叫水琴。你是店长吗?”

     “是的,水琴小姐。我叫安迷修,请问有什么是在下可以帮你的吗?”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啦,我今天来这边玩,走得有点累了,正好看到你的这家花店,就进来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花啊!”

     “水琴小姐,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歇一会吧。”

     “真的?店长你真是个好人!”水琴开心地对安迷修说,“对了店长,你知道凹凸大赛吗?”

       安迷修听见这个好久都没有听到过的名字,愣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当然听说过,就是那个赢得第一就可以满足愿望的大赛。”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今年是第9届了,我想去参赛,赢得第一然后实现愿望。”水琴激动地说,眼中充满了向往。

       安迷修沉默了,看着激动的水琴,不知自己是否适合在此时开口,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水琴小姐,你愿意听在下讲一个故事吗?”

     “当然愿意,店长你讲吧。”

     “这个故事是我师父告诉我的,是与凹凸大赛有关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讲的是一位骑士去参加凹凸大赛的故事。从前啊,有一位骑士,其实他并不能算一位真正的骑士,但他自称自己为‘最后的骑士’我也就这么称呼他了。他去参加了凹凸大赛,实力强劲,成为了大赛淘汰赛积分排行榜上的第五,他一直都是单独行动。帮助弱小,热情地为各位小姐服务,只不过他的女生缘不是很好,很多人都叫他恶心帅,但他一直相信着自己内心的正义与骑士道,所以他心甘情愿。一向单只形影的他在大赛里认识了很多人,也有了朋友。不得不说,凹凸大赛真是一个很神奇的大赛啊!”

     “后来呢?后来这位骑士怎么样了?”

     “后来啊,这位其实遇见了一位海盗,海盗的排名在骑士的前面,是第四,这位海盗在骑士的心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恶党,欺压弱者,恶语相向,总是在干一些恶党才干的事情,于是其实决定要讨伐恶党和他的海盗团,但其实他们没有打什么惊天动地的架,也没有什么以生命为赌注的决斗,要说真正打起来的次数,骑士与海盗团的成员打起来的次数比较多。那个海盗团虽说是海盗团但加上那个海盗团员就四个人。”安迷修讲述着这个故事,眼神中不时透露出怀念的目光。

     “就四个人的海盗团?!只有这些人吗?”

     “对啊,只有四个人,但他们却仅凭着这四个人在宇宙里打出了一片天地。那位海盗其实一开始是一位王子,但他从皇宫里逃了出来做了宇宙海盗,这在骑士的心里是无法理解的。他们维持着这种互相敌视,针锋相对的关系一直到预赛结束,但他们都对对方有了很深的了解,或许这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其实是自己的敌人’吧。”

     “原来海盗一开始是一位王子啊,后来呢?”

     “后来……后来凹凸大赛的淘汰赛和预赛结束了,骑士和海盗毫无疑问地进入到了决赛,虽然他们已经知道了大赛的残酷性,但他们仍是没有想到,决赛竟然是大乱斗,只有唯一活下来的那名参赛者就是大赛的优胜者。这是他们第一次以生命为赌注的战斗。海盗没有了平时的肆意张扬,海盗团的成员成为了大乱斗的牺牲品,元力已将被回收,而骑士也沉默不语,因为他的朋友的元力也已经被回收。”

     “这......那最后谁是优胜者呢?”

     “最后骑士赢了,成为了大赛的优胜者,但那是因为海盗最后自己撞上了骑士的剑,海盗在骑士的眼前被剑刺穿了身体。”

     “可是为什么呢?海盗和骑士不是死对头吗?为什么海盗会自己撞上骑士的剑呢?”

     “骑士也很惊讶,他不明白,为什么海盗要这么做,于是他在海盗还未完全消散前问海盗,结果他听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句话,一句让他不敢相信是从海盗嘴里说出来的话,海盗说:‘你知道吗?我爱你’。他们的关系如同水火,可是海盗居然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骑士的心里那一刻乱成了一团麻,越理越乱,但最后他发现,自己也早已喜欢上了海盗,但是海盗的身体已经消散在了骑士的怀里。”

     “真么会这样?那骑士后来许了什么愿望,他不是大赛的优胜者吗?”

     “或许他许愿让参赛者都活过来了吧,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安迷修笑着对水琴说。

     “店长,这个故事也太让人遗憾了吧,好不容易心意相通,但却天人永隔。那位骑士现在怎么样了?”

     “所以我们要珍惜当下,珍惜眼前的人啊。骑士现在怎样我也不知道,谁会知道呢,这不过就是一个故事。但是后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哪个小镇里幸福的生活着。”

     “嗯,我知道了店长。”

     “现在天色也晚了,水琴小姐也该回去了,别叫家里人担心。”

     “那我就告辞啦,店长拜拜。”

     “水琴小姐再见,路上小心啊。”

       水琴走出花店,看到有个人正好进入花店,那个人有深蓝色偏黑的头发,紫玫瑰般的眼睛,让人一不小心就沉醉,脸上有着桀骜不驯的笑容。水琴不禁多看了他几眼,那个人也看到了水琴。

      那个人进店,问安迷修:“安迷修,有客人?”

     “是啊,雷狮,你这个人身为这家店的第二个店长,能不能不要整天不见人影,有一点身为店长的自觉行不行?在下一个人看店很累的,恶党就是恶党。”

       雷狮走到安迷修的身后,揽住他的腰,把头轻轻地搭在安迷修的肩上,“好啦,我知道了,别生气了,乖。”呼出的热气轻轻地扫过安迷修的脖颈,安迷修用手推了推雷狮,“别闹,把头抬起来,你这样弄得我好痒。”

       雷狮听了抬了抬头,看着安迷修,轻声的在他的耳边说着:“呐,安迷修,你知不知道一件事情?”

     “知道什么?”

     “我爱你。”

       安迷修听了轻轻地笑了一声,把身子靠在雷狮的身上,轻声说道:“我知道。”

     “那你呢?”

     “这你还不知道吗?我也爱你。”说着,雷狮把安迷修转过身来,吻了上去,感受着怀里人的温度。

       傍晚的晚风吹过花店的前院,向日葵随风摇摆着,与这家店一同见证着两人来之不易的爱情。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