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鲲

记忆【三】

       Racius看着变换的场景,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身英伦装脑中突然出现的提示告诉他自己已经来到了19世纪末的英国,自己需要成为抓住此时英国最热门的罪犯“开膛手杰克”的第一人,才可完成任务。

       清晨的雾都弥漫着一股股无力的疲倦,Racius扫视了一眼便迅速地确定了自己的方位只是,要去哪里寻找“开膛手杰克”呢?

     “啊——”一声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Racius警觉起来,转身向尖叫声发出的地方跑去,直觉告诉他,Jack就在那里。

       虽然他迅速的冲了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鲜红的血液流淌在地上带着一丝丝妖娆的邪恶,刚才惨叫的女子躺在地上,早已没有了气息,血液染红了她的脸庞、头发与衣服,带着凄凉与悲伤,睁大的眼睛里带着无法磨灭的恐惧。Racius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最后合上了那名女子的眼睛。

       Racius迅速而冷静的判断出自己距Jack的距离却没有追上去,他还不懂Jack的作案理由,风吹过来使衣服有些张扬,他垂下眼眸静静地思考着。

     “19世纪末的英国……1 9世纪末的英国……”Racius自己默默的念着,他然他想到了存在于这个世纪里游戏世界中的一个好帮手,于是向着贝克街221B走去。

     “叩叩”Racius敲响了房门,房门被打开,房东太太伸出头来,“请问你找谁?”

     “你好,请问Mr. Sherlock Holmes在吗?”

     “他……”房东太太为难听着房间里传来的琴声,有些为难地说,“要不你等会再来吧,他现在应该正在思考问题。”

     “没事,我可以等,因为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房东太太最终让Racius进来了,Racius听着从房间里传来的小提琴声,不禁感慨Holmes的技艺高超。

       在房东太太正在准备点心的时间里,Racius听见房中的琴声断了,Holmes从楼上下来了。Holmes看到了正在坐在沙发上的Racius打量了他一下,但没有看到他的正脸。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是来找你的,说真的你们俩没有什么……额……血缘上的关系?”房东太太从厨房里端着一盘蔓越莓曲奇出来。

       Holmes和Racius听到房东太太的话后感到很疑惑,但在看到对方的脸时就知道了答案。他们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好吧,Mr. Holmes开门见山一点,我来这里是为了和你合作。”

     “你叫我Sherlock就好,上楼谈。”

       Racius跟着Holmes上了楼,Holmes坐到他那个标志性的沙发上,Racius坐到他的对面。

     “远道而来,不如说说合作的内容。”Holmes翘起腿,把身子向后倾,倚到了沙发上。

     “内容很简单,我们合作一起去抓住那位开膛手——Jack,我相信你这里会有更多的线索。”

     “哦?”Holmes一听来了兴趣,身体往前倾,手肘撑在腿上,双手交叉托着下巴。

     “由于一些原因,我必须要成为抓住开膛手的第一人,所以我想和你合作,毕竟你的头脑可是十分的出名,我可以和你分享线索。”

     “那你又有什么资本来和我谈合作?”

     “我是最近一次案件的第一发现者。”

     “成交,从你开始。”

     “最近一次案件发生在凌晨1点20分左右,据这里马车大概2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酒馆附近的街道上,受害者是一位年龄大概在20~25左右的一位妇女,金色头发,从脸上的浓妆和暴露的衣服来推断,应该是从事妓女职业,腹部被剖开,有些器官被取走,身上有许多刀伤,就解剖手法而言,应该是一位有医学基础的人。尸体还未被人认领。”Racius说到这里皱了皱眉。

     “有过医学基础?那这就要麻烦Watson了。”

     “Watson?”Racius有些疑惑地问。

     “我的一位朋友,算得上是我的助手,曾经是军队的军医,可信。”Holmes看出了Racius的防备,换了个姿势说。

     “哦,失礼了,那我继续?”Racius欠了欠身。

     “轻便。”Holmes表情平淡依旧。

     “我当时距案发现场大概有500米,但是当我到达现场时Jack已经不在了并完成了案件。”Racius说出最大的疑点。

     “500米,按正常人的步行速度大概6分钟,跑步大概3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不可能完成了一起完美的解剖,你说呢?Watson.”Holmes看向门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