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鲲

记忆【四】

     “确实,一次完美的系统解剖,技艺高超的话最起码2~3个小时,如果只解剖腹部的话那最短也要45分钟,还不保证结果。Holmes你是怎么发现我的?”Watson倚在门口。

     “Watson,久仰大名。”Racius起身,向Watson伸出了右手,“我是Racius。”

     “哦,抱歉失礼了,我是Watson,很高兴见到您。”Watson看到Racius的脸时愣了一下。

     “不要拘泥于这些表面上的礼仪,这真是让人厌烦。至于我是怎么知道Watson你来了的是因为如果有人走到我的房间还没有听到房东太太的声音的话只会有三种情况:第一,我聋了,很显然我没有;第二,房东太太她遇袭了,而她现在正在洗菜;第三就是你来了。”Holmes平淡地说。

     “好吧好吧,你又赢了Sherlock”Watson耸了耸肩表示对好友的推理表示无奈。

     “那么,你可以进来了么?我对解剖可没有你了解得多。”Holmes看了一眼同样面无表情的Racius说。

     “就我刚刚所听到的全部内容来说,Jack的解剖是有预谋的。”Watson 坐到Holmes的身旁。

     “这谁都知道,难道你不觉得Jack就好像一只饥饿的野兽一样,不加选择。”Holmes不在乎地说。

     “Jack确实是一只饥饿的野兽,只不过口味有些独特。”Racius挑了挑眉。

     “既然你说完了,那么,到我了。到目前为止,Jack一共做案四起,手法相同,都是剖开腹部,取走部分内脏,除了第一起尸体是在一天后被发现的,其余的案发时间和发现时间都极简缩短。但很可疑的是,尸体都没有人来认领”Holmes拿着一个开封的档案袋说。

     “呵……他是在挑战你,Sherlock.”Racius突然笑了。

     “挑战我?你是说……”Holmes一笑。

     “是的,他知道你在追捕他,所以他这是在告诉你‵我就在你的面前,有本事你就来抓我′”Racius起身向门口走去。

     “有趣至极,你呢,去哪?”Holmes看着向门口走去的Racius问道。

     “去找个不要钱的落脚点。”Racius一摊手。

     “不用那么麻烦,Watson,去找房东太太让她帮忙收拾出一间房间。”Holmes果断地说。

     “这么友好吗?Mr. Sherlock Holmes?”Racius等Watson走了之后说,眼中划过了一道光。

     “啧……还不是因为你顶着这样的一张的脸。”Holmes扬了扬下巴。

     “放心,我可不会拿着这样的一张脸去招摇过市,也不会变成像James Moriarty样的人,犯罪头脑可不适合我。”

     “James Moriarty……”Holmes一愣。

     “那位可是一位很好的悲剧character”Racius抽走Holmes手中的档案袋,“借用”他说。

       Holmes没有说话,看着Racius从容地走出房间,半晌才勾了勾嘴角,“Racius吗……有趣。”

       感谢房东太太,虽然她有点啰嗦,但还是得感谢她自己才可以住在这里。Racius环顾四周,坐到了桌子的一旁,翻阅着有关于Jack的档案。

     “究竟有哪里不对呢……”Racius望向窗外,看到了倒计时,“时间不多了啊……”Racius一皱眉,察觉到了哪里不对。“时间……时间!是时间!”

     “Jack的第一起案件的受害者的尸体是3月15日被发现的所以案发时间是3月14日。”Racius缓缓起身,脑中想着这个日期,“3月14日,3月14日……”突然他恍然大悟,原来Jack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这些受害者的尸体都是出自另一个人之手,“Karel,居然是你……”Racius喃喃自语,思路一瞬间清晰无比。

     “3月14日,博物馆第一次的案发时间,一具女性尸体出现于英国馆但在第二天神秘失踪,4月5日,博物馆第二次案发时间,受害者是一名棕色头发的女子,当天失踪,4月21日、然后是今天……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失踪的尸体原来是被Karel送到这个世界了吗,怪不得这个世界的这些尸体至今没有人来认领,三分钟的解剖也只是收尾工作而已,尖叫声应该是录音……”Racius放下手中的档案叹了口气。

     “Karel,你究竟想做什么……如此细致而漫长的计划,让双手沾满献血,你究竟想干什么?你难道真的是只希望我死吗?要是真是这样那我奉陪到底。”Racius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在军部求着见自己的Karel,那时的他因为看见了自己而欣喜若狂,那么天真,但现在却变成了这样……Racius内心有了很大的负罪感,毕竟是他导致Karel 变成了这样“或许那时要是自己不说成那样就不会有这些事了吧,但是我的内心有一个声音要我这么说……”Racius仰头靠在沙发上,又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