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鲲

记忆【五】


      Racius放空了自己的思想,颓废地躺在沙发上,他想知道,想知道在自己脑中空白的记忆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叩叩”敲门声嚷Racius回过神来,“谁?”冰冷的话语带着疲倦。
    “Watson,Racius先生,Sherlock叫您去一起用餐。”Watson的声音有着一点无措。
    “抱歉,请进来吧。”Racius掩去最后一点冰冷打开房门。
    “Racius先生,您的脸色不太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Watson轻 轻地皱眉,身为医生的直觉让他这样问出口。
    “没什么,失礼了,叫我Racius就好。Sherlock在哪?”Racius吸了一口气,放温了眸光。
    “哦好的Racius,Sherlock在自己房间里等着了,您知道的,他喜欢那里所以经常在房间里用餐。”Watson再次对好友的习惯表示无奈。
    “那么麻烦你了,请。”Racius行了一个标准礼。
      二人走到Holmes的房间,“Sherlock,我们进来了。”Watson敲门道。
    “进来吧,门没锁。”Holmes的声音传来,Watson 带着Racius进入了房间。
    “Racius,我想请你带上面具,房东太太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问我你是谁了。”Holmes坐在桌前支着头。
    “没有问题。”
    “随便吃点东西,你应该还没有吃饭,Jack的事情不急。”Holmes拿起刀叉。
      Holmes用餐一贯讲究迅速,Watson在军队中的习惯更是一分不慢,Racius没有心情吃东西,所以他在两人放下刀叉后也随即放下了刀叉,端起盛着葡萄酒的酒杯向后一靠,“Sherlock,出事了。”Racius一出声Watson就看了过来,嘴里刚喝进去的一口酒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
    “哦?出什么事了?”Holmes也端起酒杯向后一靠,若有所思地望着酒杯。
    “不必再费心追寻Jack的踪迹了,放弃这个案子吧,你们找不到他的。”Racius平静地说。
    “伦敦的警察一向迅速。”Holmes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Sherlock,中国人有句古话叫‘明人不说暗话’,你抓不住Jack,他和我还有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一样都不属于这里。”Racius一仰头喝干了手中的酒,平静地让人害怕。
      Holmes依旧没有说话,继续晃着酒杯,气氛凝重得让人窒息,“Racius,你保证不会有下一个Jack出现吗?或者说又有一个James Moriarty?”Holmes的语调阴沉而令人生畏。
    “以我的名誉和荣誉担保。”Racius点点头,“Jack的事情的源头是我,只要我可以抓到Jack,那么那些尸体都会消失,回到原有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刚说了抓不住Jack。”Holmes尖锐地问。
    “因为除此之外你别无他法,并且是‘你们’没法抓住Jack,并不是我。”Racius放下酒杯,清脆的玻璃撞击声唤醒了刚才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Watson,他看着气氛紧张的二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那么,合作愉快。”Holmes起来微微点头,冷漠而标准的行了一个英国绅士礼。
      Racius没有行英伦礼,而是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以一个军人的名义。”
      Watson一脸无奈,“那么有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吗?”他看着两人从用餐后由Jack谈到了James Moriarty,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后来又说了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然后合作了,“发生了什么?”
      三人约在第三天早上开始追查,Racius所剩的时间不多,而追查又必须秘密进行,一切条件都是不利条件。寻找出来的零零散散的线索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每次点燃的希望的火种最后都会熄灭。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线索了,Racius,就是你那次的案件。”
    “没错,据其他案件的线索所建立起来的‘宫殿’均被推翻了,不管是从什么角度追踪。”Racius紧皱着眉头。
    “呼……”Watson长呼了一口气,起身放松了一下自己因长时间不变姿势而僵硬的身体,对他来说自己虽然已经和Holmes合作破案很长时间,但想让他跟上Holmes和Racius两人共同的节奏还是太难了。
    “Watson,你对Racius所见到的那起案件有什么看法吗?”
    “很明显,作案的人医学造诣很高,但犯案的时间很短,据Racius所说犯案的人不为‘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那么我们便无法追踪烦犯人,但这起案子是犯人留下线索最多的一起案子。”
    “没错,所以如果我们真的想抓到的这个不为‘我们世界’的Jack只能从这起案子中找出端倪,推出凶手下一次犯案的地点。但就算是从整体的案子来看,犯案的地点毫无关联。”
    “叩叩”这时,Holmes的房间门被敲响。

评论